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中国维和警队东帝汶黑色记忆要做坏打算

2018-11-28 15:02:39

中国维和警队东帝汶黑色记忆:要做坏打算

2月13日,中国维和警察(右)与东帝汶警察联合执勤

供图/万世举

2月11日东帝汶时间清晨6点15分,东帝汶爆发引发世界关注的重大事件,该国总统奥尔塔遭叛军袭击,腹部中弹重伤,7点45分左右,东帝汶总理车队也遭到伏击,总理幸免于难。随后,东帝汶临时总统维森特·古特雷斯12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联合国安理会和欧盟也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叛乱分子对东帝汶总统奥尔塔和总理古斯芒实施的袭击事件。

15日,《北京青年报》获得中国驻东帝汶维和警队在此事件中的报告,报告记录了自11日总统遇刺后,中国维和警察冒着生命危险保护总理家人,而现在东帝汶的25名中国维和警察每天都在经历着生死考验。

中国驻东帝汶的维和警察吴强没想到一次普通的保卫任务竟把自己置身在生死考验当中。为免受十多名武装分子袭击,保护总理夫人和三个孩子这项艰巨任务意味着可能要放弃自己的生命和放弃自己的家人。

武装分子包围了总理住所

古斯芒是东帝汶任总统,东帝汶独立运动的领导人之一,现任总理。他一直与他的夫人和三个孩子住在首都帝力后面的山腰上,一条通往苏矣方向的主要公路从住所门前通过,距住宅仅30米。住宅背后的山丘上草木丛生,易于隐藏伏击。

2月11日清晨6点15分,东帝汶总统奥尔塔遇刺。一个半小时后古斯芒也遭袭击。而当时,吴强与同事一起驾车上山去总理府。

半路上看到总理的前卫车飞奔下山,一转弯又看到总理后卫车和一名当地警卫人员拿着冲锋枪以车体为掩护对半山树丛呈还击状态。吴强马上意识到有严重事情发生,冒着可能被伏击的危险开车加速冲向总理官邸,在总理官邸内与两名负责总理安全的同事及另外两名当地警察会合后得知在此前不久东帝汶总统遇刺,几乎同时,一股叛军袭击了总理车队,总理生死不明;而另一股叛军现在正潜伏在总理住所后面的树丛中企图展开攻击。

形势异常险峻,吴强考虑到住所、车辆均在叛军枪支射程内且车辆无法抵挡冲锋枪的攻击,决定不去组织总理夫人和孩子们冒险突围,同时吴强意识到这股叛军可能并不知道目前事态发展情况决定以拖待变等待救援。

多拖延一分钟都是生机

吴强马上用对讲机与总部进行了联系,总部立刻作出了反应,但是吴强深知增援需要一定的时间,时间就意味着生存,所以目前就只有用谈判来拖延时间。

利用一名叫阿巴里的叛军分子,当地警察阿托依和亚奇向叛军喊话。在对话过程中假装听不清和听不懂,要求对方一再重复以争取时间。喊话同时吴强在总理府检查各处薄弱环节,组织人员拉上所有的窗帘,关闭所有灯光,把夫人和三个孩子放置在坚固的官邸中左侧的房间内。

然后,吴强开始清点所有能投入战斗的人员和枪支等装备,四个人四把短枪,一件防弹衣。吴强当即安排当地警察在门外,尼克森和泰国人阿龙在门内守卫,另一名泰国人保护在夫人孩子隐蔽的房门口,自己在右侧窗帘背后观察情况。

去谈判的阿托依说他看到有五个全副武装的叛军,还有一部分藏在树丛中,有机关枪,估计一二十人是有的。吴强与同事分析形势后认为组织还击是不足以阻挡的,而叛军又占据了有利的位置,火力明显优于己方,只要进行攻击片刻之内就可攻入官邸。

要做坏的打算

这时候吴强做了坏的打算,环视四周尽可能寻找诸如沙发桌子等隐蔽物,思考在可能的交火中如何通过不断战位移动来进行有效还击。他决定即使要死也要履行好自己的职责,维护好自己中国警察的荣誉。

时间在焦急的等待中一秒钟一秒钟地流过,吴强他们就这样沉着机智地和叛军对峙着。十几分钟后,葡萄牙防暴队的两辆装甲车和一辆东帝汶要人保卫组的车载着全副武装的武装警察相继赶到,空中还有澳大利亚的武装直升机前来增援。

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乘叛军在强大增援震慑下犹豫攻击与否的时机吴强立即掩护古斯芒夫人和三个孩子进入装甲车突围下山,自己与同事开着UN的车紧随其后到了被各种防暴队和军队武装到牙齿的政府大楼,与古斯芒安全会合。

本报昨日希望能联系到吴强本人,但中国驻东帝汶维和警队队长管泽平告诉,吴强仍然在重要岗位执勤,不方便接。管泽平替吴强说,“来到东帝汶的警察需要有坏的心理准备。”管泽平说,“来东帝汶参加维和这一年,联合国维和警察中有患传染病死去的,有处理事故时牺牲的,也有因为暴雨造成山体滑坡砸死的。我们成长于和平年代,很少会考虑生与死,但现在我们必须严肃面对。人人都知道,生命只有一次。但当你在突发事件中,在危急关头,你想到的只会是,如何清醒理智地完成任务。”

(杨晓)

中国维和警察与联合国其他维和特警在街头执勤 供图/万世举

25名中国维和警察随时待命

东帝汶总统奥尔塔遇刺事件对所有25名中国维和警察来说都是考验,每个人都在自己岗位上坚守。

警队长曾预感“有大事”

警队长管泽平除参与巡逻外,协助人事部门负责紧急状态下的警力调动和中国警队的安全联系。“2·11”事发当日一大早,管泽平对此事还不知情,只是通过调度的情况敏锐地意识到肯定有大事发生,马上给在首都帝力的同事一一去了要求大家做好防护以防不测。

同时在警队内部立即启动了紧急状态安全预案,采取“四必”措施,确保警队所有维和警察的自身安全;与地区同志通了解当地情况稳定大家情绪。事件发生后,他反复向每一个警队队员强调: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地完成任务。

其后管泽平通过各种渠道搜集事件的背景资料,在时间向使馆领导汇报了所掌握的案件情况及局势判断,并向在首都帝力的华人同胞发出了安全提示及建议。

冒着被伏击危险拆除路障

“2·11”事件发生后,联合国驻东帝汶综合特派团、东帝汶国家警察、东帝汶国防军启动紧急预案,采取了强力措施,联合国维和部队出动了武装直升机、军舰、装甲车进行海陆空武装巡逻,并在重要的交通要道设卡盘查;联合国驻东帝汶综合特派团维和警察全部停止休假;从总部及各地区警局临时抽调人力充实首都帝力一线警力;加强了对政府要人的警卫及住处的安全防卫,在各交通要道设卡检查可疑过往车辆;加大路面武装巡逻的密度和强度。中国警队目前15名在首都帝力工作的维和警察积极行动,全面投入到围捕残余叛军、稳定治安局势的行动之中,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发挥积极的作用。

“2·11”事发后,中国警队中有7人在一线武装巡逻,参与武装设卡,盘查进出首都帝力的各种车辆和可疑人员。警员张亦林、刘英凯在此前的夜间巡逻过程中,多次发现路障,他们在及时向总部汇报的同时,冒着被叛军伏击的危险及时果断拆除路障,快速恢复交通、治安秩序。

作为海港地点的代理队长,警员潘一民在事发当日下午4点多接到总部指令要求他带人到紧靠海港的帝汶饭店设卡检查过往车辆,守卫正在那里举行的葡语国家会议。当天是渡轮停泊载客的日子,数百人涌在海港,为了既保护东帝汶这的海港安全和海港内数百人生命,又保证葡语国家会议正常举行,潘一民带领11名当地警察配置在海港及饭店周围守卫以防恐怖和其他意外事件发生,近40摄氏度的高温下潘一民在葡语翻译帮助下戴着头盔穿着防弹背心在帝汶饭店东北处的丁字路口设卡检查进入饭店的可疑车辆。6点多首都帝力突降大雨,潘一民不顾瓢泼大雨淋透了衣服继续认真检查车辆直到晚8点别的部门来换防。

局势紧张午餐时间取消

警队的另外3人左蕾、郑啸、张宪伟在总部行动指挥中心负责指挥调度,他们除了要指挥各巡逻组设卡巡逻处置突发事件,还要调度刑侦调查部门和葡萄牙防暴警察,与澳大利亚维和部队沟通协调。

目前东帝汶的局势仍很紧张,为了不耽误工作左蕾等同志连中午正常的一小时就餐时间都取消了,仅是靠着几块饼干来填肚子。另外一位警员卢胜慧负责帝力维和警察安全防护设备的发放。

目前,在联合国警察和维和部队的统一行动下,东帝汶局势得到有效控制,人民生活秩序恢复正常。

(摘自中国驻东帝汶维和警察“2·11”事件报告)

中国维和警察与联合国其他维和特警在街头执勤

供图/万世举

东帝汶潜在危机短期内难解决

观察

据联合国东帝汶独立特别调查委员会及InternationalAsianCrisisGroup(NGO非政府组织)有关分析人士指出,虽然叛军首领雷纳多已被击毙,现政府消除了一大安全威胁,但这次袭击事件所反映出的深层社会问题是东帝汶建立持久和平的真正障碍,而这些问题难以在短期内解决。首先,雷纳多及来自西部的国防军当初抗议,其深层社会原因是东西部地区的对立。1999年印尼被迫从东帝汶撤军,东帝汶由联合国接管。因为地理上的接近和情感上的亲近,东帝汶西部地区民众对印尼的态度与东部独立人士有所不同。东帝汶建国后,西部在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地位均处于相对弱势,东西部一直存在着某种对立情绪,这种情绪无法在短时期内消弭。

其次,一支百余人的叛军并不能让东帝汶陷入全局动荡,贫困才是东帝汶政治和社会问题丛生的深层原因。东帝汶除了与澳大利亚相望的海域拥有丰富油气资源,其他地区自然资源贫乏。目前,东帝汶几乎所有物资都依靠外国援助或进口,全国范围内有近半数的劳动力处于失业状态,生活在乡村、山区的人更加穷困,人们对于生活状态的不满极易被叛乱势力利用。

另外,国力所限使东帝汶政府执政能力较弱。东帝汶国内多种政治派别的斗争至今没有消除,十余个党派的政治分歧始终存在,宗教信仰的不同也时常引起争端,再加上治安等事务由联合国管理以及一些国家的介入,如何协调各方利益,对于这个亚洲年轻的国家来说依然是个严峻的挑战。

虽然东帝汶存在种种棘手问题,但像此次叛军袭击的暴力事件只是一小撮人采取的极端手段,不仅遭到广大东帝汶人民的反对,也受到了国际社会强烈谴责。但它也说明,东帝汶要真正实现民族和解和社会稳定仍将任重道远,当地居民担心政府与叛军之间的谈判也会受到严重影响,并再次引发大规模暴力冲突。

贫穷导致国力弱,国力弱使东帝汶政府执政能力较弱;没有强有力的政府,社会动荡就极易发生;而社会动荡又阻碍了经济的发展,加重了贫穷。这个恶性循环就像一个怪圈,主导着东帝

汶近年来的政治社会生活。所以,国际社会在对东帝汶的政治、社会局势关注的同时,还应

该在经济发展方面作出更大努力,早日使东帝汶脱贫致富。

(杨晓)

连线中国驻东帝汶大使

本次冲突没有中国人伤亡

经过数天的电信络阻障,昨天与我驻东帝汶大使苏健终于取得联系。苏大使告诉,东帝汶总统遇刺以来没有中国公民伤亡,目前该国局势已趋稳,但仍不建议中国公民在这个时间段赴东帝汶。苏大使说,11日奥尔塔总统遇刺受伤以来,事态没有扩大,政府公务员照常上班,首都帝力的店铺大都照常营业,市民生活恢复如常。该国政府到23日之前都要执行宵禁令以稳定局势。

他说,2006年4月东帝汶发生骚乱不得不包机撤侨以来,该国形势时好时坏,生活在东帝汶的华侨有着较强的安全意识。“由于中国政府的多项援助项目正在东帝汶展开,比如政府办公楼项目、总统府建设项目、杂交水稻项目等,因此在东帝汶工作生活的中国人已超过200人。因此发生总统遇刺事件后,使馆高度重视,并启动紧急预案,好在这次突发事件没有扩大,也没有演化成针对某一族群的行动。”

苏健还建议,11日发生遇刺事件当天外交部发布的“请在东帝汶的中国公民注意安全”的领事提醒仍然有效。中国公民和团组前往东帝汶时仍要留意安全风险,在东中国公民和机构要加强防范,减少外出,保护人身和财产的安全。

(杨晓)

“2·11”事件中被砸的联合国警车 供图/万世举

事件回放

亚洲年轻国家动荡频发

位于东南亚靠近赤道的努沙登加拉群岛东端的东帝汶,面积大约1.5万平方公里,人口近100万。2002年5月20日,东帝汶正式宣布独立,成为亚洲年轻的国家。但独立后的东帝汶,派系斗争严重,社会动荡频发。2006年4月底,雷纳多少校率领591名来自西部的国防军抗议“受到歧视和待遇过低”,被时任总理的马里·阿尔卡蒂里解职。

这批官兵随后发动哗变,哗变引发了致使37人死亡、15万人无家可归的大规模骚乱。此后,联合国维和部队数次围剿雷纳多及其麾下叛军,曾将其抓捕,但雷纳多和数十名同党成功越狱,继续与现政府对抗。

2007年,在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努力下,东帝汶顺利举行了总统和议会选举,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奥尔塔当选为该国第二任总统。政局和社会秩序开始趋于稳定,但是叛军的存在始终对东帝汶安全局势构成威胁。2007年以来,小规模暴力冲突在当地仍不断发生。

东帝汶议会13日批准将国家实施紧急状态的时间延长到本月23日。

13日,东帝汶总检察长蒙泰罗表示,政府将签发逮捕令,逮捕18名涉嫌策划刺杀总统和总理的嫌疑犯。资料中国向东帝汶派出

11批维和警察

1999年10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1272号决议,决定成立联合国东帝汶过渡行政当局。这是一个多层面的综合性维和行动,授权人员包括6000名维和士兵,1640名维和警察等。

应联合国请求,中国政府决定向联合国东帝汶过渡行政当局派遣15名民事警察,首批民事警察于2000年1月12日从北京启程开赴任务区。那是中国首次派遣维和警察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截至目前,中国共向联合国东帝汶任务区派出11批维和警察共200余人次。

去年10月,联合国东帝汶综合特派团在东帝汶首都帝力举行仪式,向包括队长管泽平在内的10名中国维和警察授予联合国和平勋章。

苹果树苗
工厂废旧物资回收
变频制冷压缩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