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如何应对有效的假药案中的情法冲突

2018-11-28 12:34:26

如何应对“有效的假药案”中的情法冲突

倪海清是浙江一名江湖郎中,出身农民没有行医资格。十多年前偶然获得了别人的秘方,研制出了一种治疗晚期癌症的中草药秘方,救治了数百晚期癌症病人。倪海清已经因生产、销售假药罪一审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5月21日《中国经济周刊》)

生产、销售假药罪是指生产者、销售者违反国家药品管理法规,生产、销售假药的行为。根据《药品管理法》,依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的药品应按假药论处。倪海清研制的药品,并没有经过药监部门的批准,而擅自出售,构成生产、销售假药罪,如此看来,法院的判决并没有错。

之前的法律规定,生产、销售假药罪要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这让许多没有经过批准,根本没有任何疗效的药品受不到查处,耽误病人的治疗,民众意见很大。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对生产、销售假药罪作出了修改,将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删去,侵犯的犯罪客体从人的身体健康权利变成了国家对药品的管理制度,该罪因此从结果犯变成了行为犯,即只要实施了该行为,即使没有严重危害健康也构成犯罪。如此,就加大了各种假药的打击力度。让生产、销售假药罪回归刑法修正案前的规定,恐怕多数人不答应。

然而,根据倪海清的供述,他已大约救治了数百个晚期癌症病人,甚至还包括他自己,因为他也患过肾癌晚期。不仅如此,开庭当天,有10位患者及家属还愿意作证,他们当中有患白血病的,还有鼻咽癌、宫颈腺癌、胃癌、肠癌、肺癌、肝癌等不同病症。这些病人的家属甚至曾多次到婺城区公安局、金华市信访局以及政府其他部门,请求放一点药出来给他们救命。情理与法的冲突就这样突兀地摆在我们面前。

其实,法律虽然是刚性的,却并非不能容纳情理,关键仍在于执法者对于法律的理解和人性的关怀。并不是所有符合犯罪构成的案件,都要认定为犯罪。如果法院能查明倪海清提供的药品有疗效,能给他人带来益处,完全可以用情节显着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宣告其无罪。

当然,我们可能更应当关注类似倪海清一样的土郎中的命运,关注那些民间偏方的命运。如果所有的药品都要进行批准才能使用,否则都可能成为犯罪,那土郎中与民间偏方就走入了穷途末路。因为,药品管制固然能控制假药,但同样会带来官僚与腐败,这足以让许多土郎中夭折。例如,倪海清的药要取得合法身份,须经研究、试验、审核等多个程序。一个新药的审批是一个漫长的而且耗资巨大的过程,从临床前试验到临床试验,从专家评审到管理部门审核批准,耗时长达5至10年,投入的财力物力则是天文数字。那么,我们的药品管理部门是否也该反思,能否出台一些快速办理机制,让新药出台更快些,因为癌症病人经不起漫长的折腾。

还有,能否出台一些灵活机制,例如对于一些绝症病人,在药监部门的监督下,在病人及其家属的自愿前提下,允许他们试用那些民间偏方,为民间偏方找到出路,也给癌症病人以的希望,让我们的情法冲突降低到限度。

杨文浩(江西法律工作者)

不锈钢盘管
库存童装毛衣
红叶小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